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諟*誰?

网络虚拟,何必在意“@我&諟*誰?”

 
 
 

日志

 
 

灵异事件  

2013-01-13 09:55:33|  分类: 鬼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战友的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
我当兵时,一个战友的亲身经历,
他说有次半夜骑北宜,
路上只有他一台摩托车,骑没多久,他后面就有一台自小客车跟着他开,他想说后面那台车可能是胆小不敢一个人开,才会跟在他后面,他就不以為意的慢慢骑让小客车跟,
不知道骑了多久(时速50~60),
他看到路前方100公尺处很像有一行人,
於是他放慢速度,后方小客车也放慢,
等到接近那群人时,
他发现那行人都是留着清朝辫子头,最前面两个拿着嗩吶,中间四个扛一顶轿子,后方还有两个不知道抬着什麼东西....,
他说他看到吓傻了,只听到后面那台小客车驾驶把车窗摇下对他喊[少年耶,紧走.紧走....,卖搁看阿],
他才回神加速往前衝,后面那台小客车则是已经超越他离他越来越远,
他说他当时真的是一路飆出北宜,
之后,他一个住新店的朋友的阿公说,清朝时有一娶亲队伍要到宜兰,行经北宜的山路遇到抢匪,嫁妆都被抢走,一行人则是都....。
我同梯跟我一样都是七年级,
他说他那住新店的朋友的阿公是在地人(我不清楚他几岁),
那个阿公的说法也是他的长辈流传下来的,
无从考证,但是如果照那阿公的说法来比对,曾经有迎娶队伍在那裡遇害,
那我同梯遇到的阿飘,应该就是当年遇害的迎娶队伍冤魂还在那漂荡吧。
我战友他说他是在读大学的时候(大概民国90几年的事),遇到这个唯一让他亲眼目睹的灵异事件。
       
北宜公路之灵异事件
昨天在汽车版回应以前跑北宜公路之一些怪事, 有网友建议我转发至此分享, 大家就看看吧 ^^
北宜高开通前我跑了十几年北宜公路, 它就像我心中的秋名山, 从新店山下地藏王佛像那个髮夹弯, 到宜兰山下二城T字路口(现在接北宜高已是十字路口)大约45分鐘, 许多人对它避而远之, 而我却经常选择夜晚或半夜通过。亲身碰过几次怪事情, 也帮助过许多落难的车车。
现在已是為人父的我, 再次缓缓驶入北宜公路都是看风景或赏云海, 去回想当年的自己都觉得太玩命了, 不值得鼓励, 爱飆的热血车友还是看看故事就好 ^^
[不可思议的中年男子]
有一次晚上开车载女友回宜兰, 从新店进入山区后, 随着海拔慢慢加高, 住宅也越来越少, 我们静静听着音乐没说话, 就在我转过一个外U弯后(U是山形, 车道在U字外面简称外U弯, 这种弯道看不见山后路况, 不宜超车;内U弯可先看见对面路况, 切出对向车道採水沟盖跑法可快速超车, 但不鼓励喔), 突然间, 我看到一位中年男子面对山璧站在路旁, 我心想, 这附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怎会有人晚上站在这裡, 此时我摇摇头看着女友轻轻笑了一下, 女友也笑了, 就这样我们继续开往宜兰。
到了宜兰, 我们在夜市吃了点东西, 然后送女友回家, 甜蜜byebye之后我即刻转头开回台北, 这趟往返大约叁个多小时, 就在我开回到那个外U弯时, 那个中年男子竟然还站在那, 一样面对山璧, 此时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我从脚麻到头。(从头麻到脚的惊吓较无大碍, 从脚麻到头的惊吓一定要收惊)
隔天, 一早我打电话告诉女友, 昨晚回程时那个人竟然还站在那, 女友回答说谁? 就那个ooxxooxx(激动得比手划脚), 女友说[我没看到啊], [那妳干嘛对我笑那时候]我急着回答想确认, 女友说[那时你对我笑, 我就对你笑啊]
@#$%^&!
(原来只有我看到)
[农历七月的两位婆婆]
每月往返台北宜兰近十趟的我, 农历七月对我影响不大, 快速划过每个洒满冥纸的弯道我也觉得是种美, 这次我没开车, 我骑车(YAMAHA DT125), 就在农历七月第二天晚上11:00左右, 我从台北奔向宜兰, 经过坪林再往山裡骑去后不久, 怪怪~ 怎会有两位婆婆拿着手电筒在山裡走着, 我缓缓靠近时, 她们向我招手了, 此时就算充满正义感的我, 依旧灌足了油门快速离去~ (心中OS: 婆婆对不起, 农历七月的夜晚没人敢停下来帮妳们啦)
五分鐘后~
[阿嬤~ 妳们刚刚向我招手有啥事吗], 我转头骑回去了......
就因為我瞭解没人会停下来帮她们, 佛心来的我怎能就这样骑去, 阿婆说了[我们俩要去前面OOXX庙啦, 你的机车很大台, 可以载我们去吗?], 对北宜公路熟悉的我, 却不晓得她们俩说的那个庙, 加上我根本不敢冒险用越野车载两位上了年纪的阿嬤, [阿嬤, 我没办法用机车载妳们啦, 但我可以帮妳们拦车, 否则妳们俩应该拦不到啦], 就这样我在漆黑的山路上拦了快十分鐘, 每台车都像稍早我划过阿嬤眼前一样快速离去。
在这寂静得只有虫叫声的十分鐘裡, 空荡的山区只有我们叁人的对话, 但对话内容却重覆着同样的问题, [少年A, 你真好心耶, 你要去哪裡], [少年A, 你真好心耶, 你叫什麼名字], [少年A, 你真好心耶, 你住哪裡], 一位阿嬤反覆问着这叁个问题, 另一位阿嬤在这十分鐘内目不转睛的凝视着我, 从未移去, 我至始至终都回答[我要去宜兰]。(懂的人就晓得, 后面那两个问题是不能回答的, 在半夜是如此, 在农历七月更是铁则)
就在我发毛感到情况不对时, 一辆[四脚仔](一种专门跑山路的大卡车)快速驶来, 我再挥一次, 此时山中响起几声气压煞车声伴随一阵白烟, 他急煞停下来了, 我赶紧跑向前去, 司机大哥滩头向下问我[你机车坏了吗?], [不是啦~ 你可以帮忙载后面那两位阿嬤吗?]我问道, 司机大哥一听挥挥手说[不要不要, 我以為你机车坏了我就帮你, 如果是那两位阿嬤我没办法], 就酱子唯一肯停下来的四脚仔也快速开走了。
山裡回到一遍漆黑, 我慢慢走回两位婆婆面前说, [阿嬤, 我尽力了, 但我也得赶到宜兰, 拍谢啦~ 我先走了], 两位阿嬤未发一语, 静静看着我的车尾小红灯呼啸而去。(心想: 她们到底是?)
[谁来帮帮我啊]
[喂~ JEFF啊, 我们在KTV唱歌赶快来, 一个半小时, 等你喔.....], 当年独自到宜兰工作的我, 经常下班接到同学来电说要欢唱或聚餐, 我总是像疯子一样说[没问题, 一个半小时后出现在你们面前], 不论开车或骑车, 我总能在一个半小时内从宜兰到达台北忠孝东路, 速度都是被同学操出来的 XD。
某天晚上11点多同学又来电了, 掛掉电话后起身牵出爱车DT125, 从宜兰市出发, 延途只见建筑物快速从眼睛两旁餘光中向后移去, 到达北宜公路山下肾上腺素又起来了, 準备进入刺激有趣的45分鐘。
十几分鐘过去, 前段九弯十八拐已跑完, 一个右弯快速划过石碑水果摊进入漆黑山区, 前方第一个髮夹弯绕过之后一段直线加速畅快奔驰, 接着连续好几个髮夹弯车身左摆右摆...... 阿完了..... 不会吧, 引擎发出一阵怪声音, 随着引擎熄灭后, 大灯也没了, 适应了半个多小时引擎吵杂声的耳朵, 顿时处在寂静无声的环境中, 我什麼都看不见, 因為北宜这段区域没路灯, 我该丢下机车走回石碑水果摊吗? 不! 在北宜公路丢下机车很容易被干走, 尤其是进口机车, 那只好慢慢推回石碑将车锁在那, 再拦车回宜兰, 明天再上来处理了。
问题来了, 当天无月光, 就算熟悉北宜公路的我也只能摸黑慢慢前进, 怕不怕?......... 怕死了我 XD, 乌漆麻黑又走不快, 两旁不时传来虫怪声, 只要看到冥纸就瞭解这裡曾经发生什麼事, 慢慢走过冥纸一点都不美, 就酱子推着机车, 口中唸着[南无观世音菩萨]走了快半小时, 再忍一下吧, 前方就是稍早进入漆黑山区的第一个髮夹弯, 过了就能见到灯火通明的水果摊, 但那也是冥纸最多的一个弯, 这一路都是缓升坡, 我累了, 越推越慢, 就在我推入洒满冥纸的髮夹弯时, 妈呀~有股力量从机车后方轻轻推来, 我忽然轻鬆了许多, 但当下觉得自己胆小到像个俗辣一样头都不敢回, 我不再唸[南无观世音菩萨], 我一直说[谢谢], 然而这股力量仅持续约八公尺, 过了那个弯再往前推去, 车身明显又变重了, 眼前也看到远处灯火通明的水果摊了, 继续往前推去, 最后将机车锁在石碑的公厕旁, 回头再看向远处那个阴暗的髮夹弯................ [谢谢] 。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