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諟*誰?

网络虚拟,何必在意“@我&諟*誰?”

 
 
 

日志

 
 

北川水下淹没5年多老场镇浮出水面 网友泪流  

2013-07-14 11:2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川水下淹没5年多老场镇浮出水面 网友泪流 - @我&諟*誰? !

北川水下淹没5年多老场镇浮出水面 网友泪流 - @我&諟*誰? !

北川水下淹没5年多老场镇浮出水面 网友泪流 - @我&諟*誰? !

北川水下淹没5年多老场镇浮出水面 网友泪流 - @我&諟*誰? !

北川水下淹没5年多老场镇浮出水面 网友泪流 - @我&諟*誰? !

北川水下淹没5年多老场镇浮出水面 网友泪流 - @我&諟*誰? !

     “5·12”汶川(微博)特大地震中,北川(微博)漩坪乡场镇淹没在唐家山堰塞湖中。昨日,在水下沉寂了5年多突然浮出水面,乡政府宿舍、普通民居、乡小学……当场镇重现的图片在网络上出现时,当地网友大呼惊讶,这也成为昨日北川最热门的话题。不仅住在附近的人赶往堰塞湖拍照,很多北川人也从关外赶去看这一奇景。

老场镇重见天日 多处房屋浮出水面

下午3时许,记者在现场看到,唐家山堰塞湖西岸的漩坪乡张家湾一带聚集着三三两两的人群,对着湖面间或露出的房屋议论不休。房屋重现最为集中的地方,地处原场镇乡政府宿舍所在地,宿舍周边的一些其他单位办公楼、民居等近10幢房屋齐齐出现。

北川政府办副主任张康奇在“5·12”地震时任漩坪乡党委书记,他说乡政府宿舍楼是当时整个场镇中最高的建筑,一楼是商铺,二楼至六楼是宿舍,整个楼高约为18米。站在堰塞湖西岸放眼望去,湖对面的张家坝也有民居浮出水面;顺流而下,当年的漩坪乡小学也露出了屋顶。河岸边,一些河床裸露,一户谢姓人家的房屋直接“站”在了干涸的河床上,屋前可以看到损坏的洗衣机、冰箱和摩托车,有人爬上屋顶拍照,孩子们甚至跑进房屋玩耍。主人的弟弟背着背篓,站在屋外与人们聊起地震前的往事。

79岁的杨国荣大爷在路边坐了许久,他的家,就在离老场镇不远的山上。他想起了老场镇的许多往事:“那时候都在那儿赶场,很近,把火烧起再去买菜都来得及。”杨大爷身边的一个小伙子指着湖面说,曾经,省道302贯穿了整个场镇,杨大爷笑了:“可以到绵阳,到很多地方。”

水位下降近10米 堰塞湖局部出现溃口

从7月9日开始的暴雨,一度导致唐家山堰塞湖湖口水位涨至718米。昨日下午5时,监测唐家山堰塞湖和老县城水位的水文站数据显示,水位702.6米,这比日常水位712米,降低了近10米。

绵阳市唐家山堰塞湖治理暨老县城保护工作指挥部相关负责人透露,唐家山堰塞湖大坝设计时,设计了泄洪口。当堰塞湖的水超过库容量,就会产生自然泄洪。昨日中午12时,水文站监测湖口水位为703.35米,5个小时后,水位下降了75厘米。唐家山堰塞湖的水从北川关内禹里乡流入,中午12时监测入湖流量为790立方米/秒,出湖流量则为890立方米/秒;下午5时监测入湖流量760立方米/秒,出湖流量为860立方米/秒。两个时间段的监测均显示,昨日的堰塞湖,出湖流量高于入湖流量。

平时的堰塞湖,湖面清澈,与周围的山林相映,宛如歌中所唱“高山上的湖水,是地球表面的一颗眼泪”。昨日下午的堰塞湖,湖岸静静停泊着一些船只,湖水变得有些浑浊,那些水中倒影,也不复可见。

记者从北川老县城指挥部了解到,10日已有水利专家对堰塞湖进行会诊评估,专家称历经50年一遇洪灾后的唐家山堰塞湖,目前发生了右岸局部溃口现象,但堰塞体总体稳定。

“没想到还有重见的一天”

由于地震造成漩坪场镇严重损毁,唐家山堰塞湖水位又不断上涨,地震当天,漩坪老场镇就实行了封锁,场镇居民集体撤离。很多人,都像张康奇一样认为“老场镇再也不会出来”。当昨天消息传遍北川时,很多人都说了同一句话:“没想到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昨日上午11时许,网友“hutao118”以《消失的漩坪重现》为题,将图片贴到北川吧后,有人将信将疑,更多人则惊喜交加。有人留言说“真的不可思议。谢谢楼主,唤起了回忆”。许多曾经居住在老场镇的人,则称自己看到了熟悉的地方;还有网友发出了当年漩坪场镇的图片,更有甚者,用当年正在淹没中的场镇图片,标注出昔年场镇的街道与楼房名称。

2008年6月,张康奇从漩坪乡离任,昨天之前,他用“一直就再也没有出来过”,形容被淹没的老场镇。昨日看到那些熟悉的房屋时,他形容自己心中有喜有忧。喜的不仅是看到了熟悉的地方,更是觉得唐家山堰塞湖作为地震次生灾害的一个重要教育点,场镇重现,更能让人感受历史的过去和现在。忧的是,美丽的堰塞湖,会不会因此湖面规模变小。

往事>>>

昔日老场镇赶集时最高峰3000人

张康奇曾在漩坪工作10年,其中两年担任乡党委书记,他清楚地记得2008年老场镇是如何淹没于堰塞湖湖底的,也记得许多关于场镇的往事:“赶场的时候,白坭、禹里、漩坪的人都要来,最高峰的时候,有3000人。”

老场镇位于原漩坪乡石龙村,是当年的政府机关所在地。除了乡政府、工商所、派出所、农村信用社等近20家单位外,还有一所小学、一所幼儿园,与场镇隔江相望的还有乡中学及几十户民居。昔年,省道302穿过整个场镇,约有1公里长。地震前场镇有近300户人家,逢集时,附近的禹里乡、白坭乡老百姓都会来到这里。

虽然漩坪乡地处北川关内,但场镇与北川老县城车行距离为11公里,直线距离约为6公里,正好地处地震断裂带上。“5·12”地震当天下午4时许,刚形成的唐家山堰塞湖水位就开始上涨,接下来的几天上涨速度非常快:“有一天24小时之内,就上涨了7米。”张康奇还记得当年的情景:“大体到了5月17号,水位就涨得基本已经淹没完场镇。”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